科幻电影

  • 死不服氣

    望著鏡子裡精神十足的樣子,李寶聲十分的滿足,不住的露出瞭得意的笑。今天肉鋪不準備開門瞭,因為他受到瞭別人的邀請,一個可以被稱之為死敵人,不過現在看來,真的是快要離死不遠瞭,哈哈

  • 招魂棋盤

    “碟仙碟仙請出來……碟仙碟仙……”墳地裡,月亮詭秘的掛在西南方向,漆黑的天空,好像被人刺瞭無數個

  • 水果人

    靈魂轉換夜色之下的操場,又靜又暗,處處透出一股陰森之氣。操場中央,一高一矮兩個男生,正把一堆水果在地面上擺成一個人形的形狀。“太黑瞭,我好害怕啊!”周來

  • 怪談之歸途

    這是我第二次站在這裡回味那種孤單瞭,也是最後一次。上一次來的時候,是陳嫣然隨我一道的。那是個剛下過雨的傍晚,一切都被霧氣籠罩。“走啦走啦!”陳嫣然拉著我

  • 是誰看我不順眼

    戚麗是個應屆畢業生,一個很幸運的機會她得到瞭一份外企職員的工作。對於一個應屆生來講這真的是太幸運瞭,所以戚麗格外的珍惜這份工作。每天都努力的工作,義務的加班,不會的知識和工作請

  • 雕像

    陸老伯退休後,搬進瞭獨生子在某小區專為他而買的一房一廳小單元裡。兒子說:"爸,小蓉她怕吵,您就委屈一下吧,再說這環境也不錯,電話也有。有什麼事你就言語一聲,每月我再給

武侠片

  • 惡霸娶鬼妻

    張傢村有一個人,叫張小愛,生得美麗迷人。張小愛十五歲的時候,鄰村有一個江湖人稱“瘋張飛”的惡霸上門提親。“瘋張飛”面目猙獰,生性

  • 骨灰級粉絲

    我有一個朋友,叫趙澤,今年春天,在一次車禍中喪生瞭。他的QQ還躺在我的好友名單裡,隻不過頭像永遠是灰色的。他生前很愛看我的小說,還說要做我的骨灰級粉絲。我知道這隻是一句恭維話,

  • 從不失手

    杜文是位優秀的殺手,在業內榮得外號:“從不失手”。清晨,杜文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竟然睡到床下去瞭,看來最近的壓力真是太重瞭。他嘆瞭一口氣,拿出手機,查看今

  • 寢室異話

    走出教學樓,外面寒氣逼人。遠遠就看見綠色燈光打照下的學生公寓。搞不清楚學校為什麼會選擇這種陰森森的顏色。晚自修一結束寢室院就開始熱鬧瞭,北院不知哪個男生寢室開著很大的音量對著中

  • 有效證明

    老黑接到瞭一個電話,是個陌生號碼。電話才一接通,老黑就揚起嘴角笑瞭幾聲:有生意上門瞭。老黑是專門幫人做假證的,隻要是證件,不論難度多大他都能偽造出來。而且隻要是他偽造出來的證件

  • 人皮剔紅

    一、古玩市場人流如織的古玩市場,楊樂平第一眼便註意到瞭縮在角落裡那個衣衫襤褸的老者。確切地說,是看中瞭那隻漆器剔紅小盒。盒子的表面刻著的是一幅山水圖,一個老者肩荷鋤頭,站在一片

国配电影

  • 女鬼醫生

    現在想起來,依然是不可思議,難以置信,同時又不得不相信,真的很糾結,因為這事情的確是太邪門瞭點。我叫阿葉,是個普通工人,過著普通人的生活,每天上下班和女朋友走進走出,已經習以為

  • 十三人頭琢

    這是山腳下的一個小村莊,它的一側是平原,另外兩邊是斷續的丘嶺,背面則是高山。方書打開軍用地圖,他指著小村莊對鐘成保和張平易說:"這裡就是圍坳村瞭,過瞭這個村莊,再往裡

  • 民間鬼故事:許三賣瓜

    許三為人和善,在傢務農,平時在鄉裡凈做些積德行善的事情。有一次進城,返回時天已經很黑瞭,許三走到一個林地中間的時候,遇到一個上瞭年紀的婦人在路邊哭。許三上前一問,才知道老婆婆到

  • 新手鬼故事之報應

    話說這鎮上有一個叫陳寧的人,為人魯莽無禮,對鬼神之事自然是不信和蔑視的,而且常常口出狂言辱罵周圍人,周圍人對其早已深惡痛絕,有好心人告誡他如果他繼續這樣做事,會受到報應的,但是

  • 新手鬼故事之偶遇大師

    我從小生活在農村,所以鬼怪的傳說就比較多,一輩一輩的傳下來就傳的神乎其神。聽傢裡說,我八字比較軟,容易被臟東西附身,小時候,我爸外出買東西,遇到一位高人.那位高人說我爸傢裡有一

  • 最恐怖的木乃伊

    木乃伊確實充斥著一些靈異色彩,但同時也很具有吸引力。這些保存下來的人(和動物)的遺體已歷經很多年,有些甚至已歷經幾個世紀,我們通過這些木乃伊能夠更好地瞭解我們祖先的長相以及他們

日韩电影

  • 被鬼欺負的小女孩

    小時候,我是全村最大膽的女孩。鄰村有一個膽大的男孩子不服氣,非要跟我比一比。我們打賭:誰要是敢單獨去後山的亂葬崗,拿一個骷髏頭回來,誰的膽子就最大。八歲的我,真的跑到亂葬崗,取

  • 冥媒

    關於冥媒的故事聽到的很少,唯一的一個故事是從張阿婆那裡聽來的。因為在村子裡大多人還沒有這麼先進的想法,給去世的人找個老婆或是老公,聽起來略顯荒唐。張阿婆已經近九十歲瞭,人卻是很

  • 午夜白骨精

    一個女人孤零零地走在黑暗的街道上。街道兩旁,是雜草和樹木。雖然走得很端正,看起來沒有什麼異樣,但是,她全身上下都散發著酒氣。醉酒卻還能如正常人一樣走路,也算是一個奇跡。兩個年輕

  • 看不見的合租人

    這天早上,衛堯接到一個人的電話,問他是不是在找人合租?衛堯連忙說是的,問對方是否有這個意向?那人說:“我到這個城市找工作,暫時還沒有住處。如果你想找人合租,那麼就讓

  • 魅影絲襪

    最美的腿孟雪躲在樹叢後,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男友牽著另外一個女生悠閑地走過。那女生是班裡的生活委員,其貌不揚,也沒有什麼人格魅力,孟雪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,自己的男友會被她搶走。此

  • 絕望

    有時候,他覺得自己已經死瞭,對生活的麻木感幾乎把他吞噬。幸虧還有一件事在激勵著他,他的死對頭老趙還安安穩穩地活著,他不允許自己比他先死,否則死不瞑目。老趙搶瞭他的愛人,搶瞭他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