冥媒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6
  • 来源:超碰成免费视频_超碰成人床上男女的激情事视频免费公开手机版_超碰成人在线视频观看视频

  關於冥媒的故事聽到的很少,唯一的一個故事是從張阿婆那裡聽來的。因為在村子裡大多人還沒有這麼先進的想法,給去世的人找個老婆或是老公,聽起來略顯荒唐。

  張阿婆已經近九十歲瞭,人卻是很結實硬朗,老人一生隻有一個兒子,帶著自己的兒孫生活在城時,張阿婆一個人習慣瞭,所以一直不願跟著孩子去城裡過活,一個人生活在村子裡的老院子裡,老人很喜歡給我們這些孩子講故事,那些神瞭怪瞭的故事常常把孩子們嚇得一副害怕卻又想聽的表情,張阿婆就會笑笑說道,怕啥,都是假的,哄你們玩的。

  後來長大瞭也隨著傢人搬到瞭城裡,隻有到假期的時候會回到村子裡小住,每次回村,也都還會到張阿婆那坐坐,聽聽她講故事,也給她講講自己在網上看到的靈異故事。

  這一年又來到張阿婆的傢裡,閑聊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就提到瞭陰婚的話題,自然也就提到瞭冥媒這個詞,我告訴張阿婆,關於冥媒的故事傳的可神瞭,誰知道,原本慈祥的阿婆聽到瞭這個,臉色瞬間沉瞭下來,嘴裡說道:

  “什麼冥媒,不過都是騙人的東西。”

  說完摸起瞭放在身邊的煙袋,裝上煙絲點燃,隨著那裊裊的煙霧升起,阿婆講起瞭她年輕的時候的故事。其實阿婆是有兩個兒子的,隻不過第一個兒子在十五六歲的時候談起夭折瞭。

  張阿婆不到二十歲就結婚瞭,婆傢傢境很好,是遠近都聞名的大戶,而阿婆結婚後沒多久就懷孕瞭,後來生瞭一個兒子,這可把一傢子都高興壞瞭,細心的呵護著孩子,在孩子長到十來歲的時候,阿婆又生下瞭第二個兒子,大傢都忙著的照料小的,所以就難免忽略瞭大孩子,隻是想著孩子都十瞭歲瞭,也不要特別的照顧瞭,就這樣過瞭五六年,大兒子已經十五六歲瞭,在村外的鎮上上學,那天放學很晚,每天放學晚瞭,張阿婆就會去接下兒子,因為回傢的路上有瞭段是很不好走的山路,結果那天小兒子有點不舒服,忙著照顧小兒子,就忘瞭接大兒的事情,等發現的時候天早已經黑瞭,可孩子還沒有回來,於是一傢人就開始順著山路找,最終是在山腳下找到的卻是孩子的屍體,應該是走夜路不慎掉下來的。

  大兒子意外的去世,讓張阿婆自責,她覺得是自己的疏忽才導致瞭這樣的結果,卻也不知道做什麼來彌補,精神一度恍惚。

  這天不知道從誰那裡得知,鄰村有這樣一個人,可以給年輕去世的人結陰婚,可以讓人在陰間不會孤單,這讓張阿婆好像看到瞭希望,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給大兒子在陰間找個伴瞭,傢裡人雖然覺得這事很荒唐,但看到阿婆是一個心思的想做,也不好多加攔著。

  於是就找到瞭那個可以結陰婚的冥媒,那個人姓何,原本不過是一個不學無術的人,不過一次巧合的機會給兩個大戶牽錢結瞭個陰婚,誤打誤撞的結果還不錯,也因此不光得瞭一大筆介紹費,還慢慢的出瞭名,但畢竟在山村裡能接受這個的人還很少,所以他就本著來一個就要賺一筆的態度,他自然是知道張阿婆傢的情況,錢肯定不會少給,他自然也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滿口的答應,並開口要瞭不菲的介紹費,張阿婆當時已經被自責沖昏瞭頭腦,哪裡有不應的道理,一應事情就交由他去辦瞭。

  大約過瞭十幾天,這姓何的人來到阿婆傢,跟阿婆說事情已經辦好瞭,還煞有介事的拿出瞭那女方的生辰八字,說是和阿婆大兒子是最合適的,阿婆對這些事情是一點也不懂的,看人傢這麼快就給自己兒子找到瞭伴,自然就是想早日結親,也好早日心安,具體事情也就都交於那姓何的辦瞭,陰婚就這樣結完瞭,張阿婆似乎瞭瞭一樁心事。

  可誰知道沒過多久,張阿婆就夢到瞭大兒子,兒子在夢裡哭訴,責問母親為什麼要把一個惡婦送來和自己一起,讓他在陰間的日過得很難,每天都要遭到那惡婦的打罵和折磨。還讓兒子還她什麼鐲子,可我從來都沒有拿呀,結果孩子還沒說完,張阿婆就醒瞭,想著夢裡的情景,此時她心裡也恢復瞭平靜,想想當時給孩子結陰婚下葬都是姓何的做的,至於那女人長什麼樣,是什麼人,她一無所知,會不會是這其中有瞭什麼問題,本想去找姓何的問問,但轉念,還是從別處打聽一下,最後打聽到跟兒子結陰婚的根本不是什麼女孩,而是別人的村子的一個婦人,那人活的時候就以惡出名,折磨死瞭公婆,最後也沒得善終,掉到河裡淹死瞭,死瞭也沒入祖墳,隨便就埋在瞭河邊,後來人們發現那墳被挖開瞭,但婦人名聲不好,有什麼下場也沒人在意,現在看來是姓何的為瞭賺錢偷瞭屍體給阿婆兒子結瞭陰婚。

  張阿婆很是憤怒,想著兒子夢裡那可憐的情形,最先是找到瞭一個很靈驗的風水先生給拆瞭穴,破瞭陰婚,在後來就是一定要找到那個黑心的何冥媒算帳,可是找瞭幾個月也沒有找到。慢慢事情也就淡瞭,張阿婆沒在夢見過兒子,也漸漸從喪子之痛裡走瞭出來。

  大約又過瞭半年的時間,阿婆無意中路過鄰村,聽村裡人議論說,那個姓何的找到瞭,不過人已經死瞭,就死在瞭當時埋惡婦的那個河邊,發現的時候已經有些腐爛,露出白骨的手裡還拿著一個女人用的鐲子。

  故事講完瞭,阿婆磕瞭下早已燃燼的煙袋,卻沒有像往常一樣說那句:別怕,這都是假的。